<output id="ltdfb"><delect id="ltdfb"></delect></output>
<p id="ltdfb"><delect id="ltdfb"></delect></p>

<output id="ltdfb"></output>
<output id="ltdfb"></output>

<video id="ltdfb"><delect id="ltdfb"></delect></video>
<p id="ltdfb"></p>
<p id="ltdfb"></p><delect id="ltdfb"></delect>

<address id="ltdfb"></address><p id="ltdfb"></p>

<p id="ltdfb"></p>

<p id="ltdfb"></p>

<p id="ltdfb"></p>

<p id="ltdfb"><delect id="ltdfb"></delect></p>
<p id="ltdfb"><delect id="ltdfb"></delect></p>
<p id="ltdfb"><delect id="ltdfb"></delect></p><output id="ltdfb"><delect id="ltdfb"><listing id="ltdfb"></listing></delect></output>

<p id="ltdfb"></p>
<video id="ltdfb"><output id="ltdfb"><font id="ltdfb"></font></output></video>
<p id="ltdfb"><delect id="ltdfb"></delect></p>
<p id="ltdfb"><output id="ltdfb"><font id="ltdfb"></font></output></p>
<p id="ltdfb"><delect id="ltdfb"><listing id="ltdfb"></listing></delect></p>

<video id="ltdfb"><output id="ltdfb"><listing id="ltdfb"></listing></output></video>

<video id="ltdfb"><p id="ltdfb"><delect id="ltdfb"></delect></p></video><video id="ltdfb"><output id="ltdfb"><font id="ltdfb"></font></output></video>

<p id="ltdfb"></p>

中國西藏網 > 西藏新聞

藏北大地上的英雄贊歌

發布時間:2021-09-09 09:13:00來源: 中國西藏新聞網

  進軍藏北先遣連,不怕苦來不怕難。寒冬將盡陽春暖,堅持會師在高原。赤膽忠心為人民,越是艱苦越光榮。紅旗一桿插藏北,春風萬里度昆侖。

  ——摘自李狄三《頑強歌》

  這是一次穿越歷史時空的追尋。

  1950年秋,一支136人的隊伍艱難行進在藏北高原的茫茫雪原上。

  這是一支忠誠于黨、獻身使命的隊伍。在人民解放軍“多路向心,解放西藏”的偉大進軍中,他們擔負著“挺進藏北,解放阿里”的重任。

  這是一支意志頑強、不畏艱險的隊伍?!斑M軍阿里艱難不亞于長征”,在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原跋涉,翻越海拔6400多米的昆侖山和7600多米的岡底斯,這是我軍軍史上難度最大的一次進軍。

  這是一支信仰堅定、信念如磐的隊伍。在大雪封山、高寒缺氧、后勤供應中斷的絕境中,他們嚴守紀律,不動群眾一草一木,與人民群眾結下了魚水深情。

  這是一支功勛卓著、彪炳史冊的隊伍。1951年1月30日,西北軍區授予他們“進藏英雄先遣連”稱號,為全連136名官兵每人記大功一次。這是建軍以來,我軍唯一一支獲此殊榮的建制連隊。

  1950年11月,阿里噶本政府代表與先遣連達成政治和平協議,上書毛主席“西藏人民愿做中央政府的老百姓”。這是西藏發出的第一封擁護中央的致敬函,意義遠遠超出解放阿里本身。

  毛澤東主席得知先遣連的事跡后,連稱三聲“蓋世英雄”。

  披一身風雪,筑人間正道,立精神豐碑。改則縣先遣鄉,這塊當年進藏先遣連駐守了整整七個月、63名英烈埋骨的紅色土地上,如今聳立起一座紅色坐標——進藏英雄先遣連紀念館。

  山雄有脊,房固因梁。在和平解放西藏這場中國革命史上的大事件中,進藏英雄先遣連寫下了震古爍今的一筆。

  進軍阿里

  紅旗卷起農奴戟

  1950年,為貫徹黨中央、毛主席“進軍西藏,解放西藏”的戰略決策,西北軍區第二軍獨立騎兵師奉命組建進藏先遣連。團黨委委員、保衛股長李狄三任總指揮兼黨代表,曹海林任連長,李子祥任指導員,全軍特級戰斗英雄彭青云任副連長。

  8月1日,新疆于田普魯卡子,由漢、回、藏、維吾爾、蒙古、錫伯、哈薩克7個民族官兵組成的先遣連整裝出發。

  先遣連跨越昆侖山、喀喇昆侖山,跋涉冰山雪河,穿越生命禁區。途中,運輸隊絕大多數牲畜凍死在大雪中。許多戰士得了雪盲癥,眼睛紅腫得像雞蛋,淚流不止。不少戰士還出現了高原反應,頭疼欲裂。

  憑著革命軍人的堅定信念和堅強意志,8月15日,先遣連越過海拔5300米的界山達坂,勝利進入藏北高原,成為四路進藏部隊中最先到達西藏的部隊。

  進入藏北后,先遣連遵照上級“接近群眾、發動群眾、團結群眾,爭取地方頭人的支持”的指示,派出20多個小分隊,沿途尋找藏族群眾,終于在多木找到第一戶牧民。

  李狄三手捧哈達,拉著他們的手問寒問暖,向他們宣傳黨的政策,拿出花布、糖塊和茶葉送給他們。疑懼很快消除了,牧民感動地說:“夏保,呀咕嘟(‘朋友,好’)!”

  從此,先遣連每到一處,都受到當地牧民的熱情歡迎。

  遵照命令,除部分人員留駐多木、兩水泉外,李狄三率領大部103人,翻越多木達坂,于10月30日到達革吉、三科兒(森廓)交界的扎麻芒堡。

  先遣連的到來,引起改則宗政府和頭人的恐慌。一位假扮“喇嘛”的頭人,在先遣連駐地周圍散布謠言,污蔑解放軍是“惡魔”。

  先遣連針鋒相對。半個多月的時間里,小分隊走遍了改則、革吉和三科兒。部隊衛生員給群眾看病,戰士們給孤寡老人打柴背水,拿出糧食、茶葉、糖塊救濟貧苦牧民。就這樣,先遣隊成了牧民的貼心人,黨的影響擴散到了每座帳篷氈房,解放軍的主張播撒進了藏族同胞的心間。

  一天,彭青云帶隊來到巴甘,走進一戶牧民的帳篷,主人是50多歲的塔索。

  “你們是紅軍嗎?”塔索生硬的漢語,讓彭青云感到幾分驚詫。

  “我們是人民解放軍,就是以前的紅軍?!迸砬嘣拼?。

  塔索激動地走上前,拉住彭青云的手。原來,塔索老家在甘南,15年前曾為紅軍帶過路。路上,他病了,紅軍門巴(醫生)為他治好了病。病愈后,他身體虛弱,紅軍干部把馬讓給他騎,還送了他一雙草鞋。相處一個多月,塔索與紅軍結下了深厚的友情。

  后來,為了躲避反動軍隊的追捕,塔索拉家帶口輾轉流落到藏北。

  塔索拿出那雙珍藏了十幾年的草鞋,交給彭青云。

  塔索和彭青云成了好朋友。由于與先遣連接觸頻繁,他被頭人趕出了扎麻芒堡。第二年,先遣連向普蘭挺進,塔索父女又回到部隊,成為先遣連的向導。

  彭青云和塔索的故事,在先遣鄉傳了一代又一代。

  1951年6月,新疆烏斯滿、堯樂博斯叛亂殘匪流竄到嶺崆,燒殺搶掠,無惡不作。連長曹海林率輕病號追擊叛匪,重病號與牧民一起擔負保衛扎麻芒堡的任務。7月,部隊肅清了叛匪,繳獲了被叛匪搶劫的物資。

  當部隊召開大會,向改則、革吉、三科兒22個部落的184戶牧民發還被叛匪搶劫的牲畜、帳篷等物資時,牧民眼含熱淚,連聲稱贊“菩薩兵”,多木達坂也被牧民改名為“金珠拉”(解放山)。

  江山就是人民,人民就是江山。

  阿里人民通過先遣連認識了“金珠瑪米”(解放軍),認識了人民救星中國共產黨。

  先遣鄉扎布村,因先遣連的到來,成為西藏第一個進駐解放軍的村。

  這里,流淌著先遣連的血脈,傳承著先遣連的基因。

  2019年9月27日,進藏先遣連紀念館在扎布村正式建成開放。

  50多歲的村支書次杰,每天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圍著紀念館轉一圈。

  30多年前,當他第一次聽老人講先遣連的故事,就被這支英雄連隊的事跡所打動。沒事的時候,他總要到當年先遣連駐扎過的地方待上一陣。若隱若現的地窩子、交通壕、哨位,無不讓他感悟著那個艱苦卓絕的年代。

  一次,次杰偶然發現了一只先遣連戰士的氈筒鞋,他拿回家,珍藏起來。先遣連紀念館開館,他把氈筒鞋捐了出來。這只軍鞋成了紀念館里的珍貴文物。

  先遣連紀念館已成為全區乃至全國的黨史學習教育基地。開館一年多來,紀念館已開展區內外紅色教育活動254場,接待觀眾萬余人次。

  博弈高原

  敢叫日月換新天

  因長滿刺的扎麻草而得名的扎麻芒堡,是一片荒涼的原野,海拔4517米,一年中有半年被冰雪覆蓋,冬季氣溫低至零下40攝氏度以下。

  先遣連進抵扎麻芒堡時,已是深秋時節。王震司令員指示:“就地做好越冬準備,全面展開群眾工作,堅守此地,等待后續部隊共同進軍噶大克?!?/p>

  進入11月,氣溫降至零下40多度,冰雪掩埋了運輸補給道路。冬天和次年春天,新疆軍區3次組織運送給養,3名維吾爾族同胞犧牲,1690多頭牲畜死亡。最后一次,軍區準備了707頭牲口、1.5萬斤給養,送到的只有兩頭牦牛、15公斤鹽和7個馕。

  看著這7個馕,戰士們哭了,他們請求上級:不要再冒險送糧了。

  此時,先遣連已陷入缺糧斷飲的絕境。無奈之下,只能靠打獵自救。

  可怕的是,鹽,也沒有了。

  帳篷早被寒風撕得破破爛爛。維吾爾族戰士建議:挖地窩子。多年凍土,挖地并非易事。一鎬下去,震得虎口出血,地上只留下一個白點。指導員李子祥想了一個辦法:用火燒,冰化了,就能挖得動。

  就這樣,戰士們修筑了41間地窩子、8座馬棚、49處掩體、249米交通壕和兩座碉堡,開創了人民解放軍在阿里屯兵的歷史。

  沒有柴禾、牛糞,就挖山上的扎麻草。棉衣被撕破了,鞋底也磨穿了,戰士們削羊骨為針,捻駱駝毛為線,用麻袋和獸皮縫補衣服,補丁一層摞著一層。

  到1951年春季,全連只能挑選出21件打著補丁的衣服,這是給外出同志穿的“禮服”——在被風雪圍困的200多個日子里,先遣連從未間斷過群眾工作。

  看著親人解放軍受難,阿里的百姓按捺不下去了。

  革吉擦咔鹽幫經過扎麻芒堡時,牧民扎努、群增不顧頭人禁令,故意將鹽袋扎破,把鹽撒在先遣連駐地附近。

  當地改則本政府和頭人卻是幸災樂禍。

  1950年11月,改則本政府派出一名官員,來到了先遣連駐地,名為“參觀”,實為打探虛實。

  李狄三讓戰士們在沿路每個帳篷里放兩挺機槍,又在扎麻芒堡的軍營里架起兩門迫擊炮。

  “這是什么武器?”官員問。

  李狄三說:“這是迫擊炮,是我軍常用的中等武器?!笨此撇唤浺獾幕卮?,充滿著博弈。

  后來,阿里噶本(總管)不得不派出兩名代表才旦朋杰、扎西才讓與先遣連談判。

  1950年11月21日,是西藏和平解放史上一個歷史性的時刻。

  距離扎麻芒堡東南二十公里的嶺崆,經過三天的斗爭談判,李狄三代表中央政府與噶本地方政府代表簽署《五項協議》。

  這是解放軍與西藏地方政府達成的第一個政治和平協議,不僅有力地促進了西藏和平解放進程,也是西藏走向現代文明的一個重要標志。

  談判結束,噶本地方政府代表提出按照當地的習俗進行比武,胸有成竹的李狄三一口答應。

  比武場上,副連長彭青云槍法如神,蒙古族戰士巴利祥力斷強弓,折服了在場的人。

  李狄三不失時機地宣傳起黨中央和平解放西藏的戰略決策,比武會成了立我軍威、宣傳政策和團結民眾的宣傳會。

  進入新時代,一場新的博弈——從根本上轉變貧困群眾思想觀念的博弈在先遣鄉展開。

  “2019年,先遣鄉208名貧困戶全部脫貧!”在黨的關懷下,在“先遣連精神”的映照下,先遣鄉黨委、政府帶領群眾,如期打贏了脫貧攻堅這場世紀之戰。

  英雄無悔

  為有犧牲多壯志

  扎麻芒堡,進藏英雄先遣連紀念碑莊嚴而肅穆。

  隨著黨史學習教育的深入開展,越來越多的黨員干部來到這里,追尋先烈的紅色足跡。

  “紀念碑高13.6米,代表著先遣連136名官兵,兩側是犧牲的63位烈士名錄?!敝v解員旦增卓瑪語調沉重。

  1951年嚴冬,伴隨暴風雪向先遣連襲來的,還有病魔。

  副連長彭青云回憶:“起初幾天暴飲暴食,漲破肚皮也覺著餓,隨后連續幾天不吃不喝,然后開始從腳往上腫,一直腫到臉上,用手一按就是一個坑,要不了幾天就腫得全身的皮膚都裂開一道道口子,不停地流著黃水,再過幾天人的眼睛一發紅,什么也看不見了,到這里人也就快完了?!?/p>

  這是一種死亡率極高的疾病,先遣連官兵對此卻一無所知。

  第一位犧牲的戰士是33歲的劉進吉。緊接著,是曹家喜、阿廷芳、劉好志……1951年元旦過后,幾乎每天都有戰士犧牲。最多的一天,11名戰士犧牲。

  疾病和死亡,沒有擊垮這支用鋼鐵意志鍛造出來的英雄連隊。

  1951年除夕,送走犧牲的戰友劉守財后,李狄三讓同志們把事先糊好的燈籠掛起來,祭奠完犧牲的戰友,他組織大家扭秧歌,地窩子里響起他寫的《頑強歌》:“堅持住,會晤邊防走向前……”

  此時,他已患病多時,卻一直隱瞞著。

  1951年5月28日,獨立騎兵師第二團副團長安志明率后續部隊抵達扎麻芒堡,與先遣連勝利會師。李狄三從彌留中醒來,當得知和平解放西藏的“十七條協議”在北京簽訂后,兩行熱淚從他的臉龐滑落。他把自己病中寫下的兩本日記交給安志明,這是先遣連進藏以來積累的全部資料。

  李狄三34歲的生命之光熄滅了。此前,連黨支部決議要為他使用最后一支盤尼西林,他懇求道,請大家不要形成決議,以免讓我臨死還背上個不執行決議的名聲。

  遺囑里,李狄三把書和笛子留給了干事陳信之;皮大衣、茶缸留給了戰士拉五瓜、郝文清,幾件衣服留給了炊事班的同志。

  令人痛心的是,在護送遺物回新疆時,兩本日記連同李狄三留給母親的一條狐貍尾巴不慎掉入波濤滾滾的河里。

  李狄三犧牲后不久,中央軍委追授他“人民英雄”稱號。

  安葬完李狄三,先遣連全體官兵聯名致電師黨委,要求擔負進軍噶大克的先遣任務。

  師黨委批準了他們的請戰。除患重病的曹海林連長和幾名戰士留守外,李子祥、彭青云率領其他45名戰士組成先遣分隊,翻越6000多米的東君拉大坂,于1951年8月3日勝利進駐阿里首府噶大克(今噶爾縣),阿里全境宣告和平解放。

  “就是剩下最后一個人,也要把紅旗插上噶大克!”先遣連實現了出征時的誓言。

  祖國永遠不會忘記。2019年10月1日,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閱兵式上,“進藏先遣英雄連”的旗幟行進在戰旗方隊中,走過天安門,接受黨和人民的檢閱。

  “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我們今天的幸福生活!”改則縣先遣鄉48歲的黨員占次說。他父親當年曾為先遣連運送過物資,親眼見證了這支人民軍隊為解放阿里付出的巨大犧牲。

  昔日的扎麻芒堡、如今的先遣鄉,牧民生活正發生著翻天覆地的變化:適齡兒童入學率、各類學校招生返校率100%,農牧民合作醫療覆蓋率100%,慢性病簽約服務覆蓋率100%,養老保險繳費率100%……

  只有321人的先遣鄉扎布村,去年僅合作社經濟收入就達到了180余萬元。

  烈士忠魂地下有知,亦當九泉含笑。

(責編: 李雨潼)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男人和女人做爽爽免费视频

<output id="ltdfb"><delect id="ltdfb"></delect></output>
<p id="ltdfb"><delect id="ltdfb"></delect></p>

<output id="ltdfb"></output>
<output id="ltdfb"></output>

<video id="ltdfb"><delect id="ltdfb"></delect></video>
<p id="ltdfb"></p>
<p id="ltdfb"></p><delect id="ltdfb"></delect>

<address id="ltdfb"></address><p id="ltdfb"></p>

<p id="ltdfb"></p>

<p id="ltdfb"></p>

<p id="ltdfb"></p>

<p id="ltdfb"><delect id="ltdfb"></delect></p>
<p id="ltdfb"><delect id="ltdfb"></delect></p>
<p id="ltdfb"><delect id="ltdfb"></delect></p><output id="ltdfb"><delect id="ltdfb"><listing id="ltdfb"></listing></delect></output>

<p id="ltdfb"></p>
<video id="ltdfb"><output id="ltdfb"><font id="ltdfb"></font></output></video>
<p id="ltdfb"><delect id="ltdfb"></delect></p>
<p id="ltdfb"><output id="ltdfb"><font id="ltdfb"></font></output></p>
<p id="ltdfb"><delect id="ltdfb"><listing id="ltdfb"></listing></delect></p>

<video id="ltdfb"><output id="ltdfb"><listing id="ltdfb"></listing></output></video>

<video id="ltdfb"><p id="ltdfb"><delect id="ltdfb"></delect></p></video><video id="ltdfb"><output id="ltdfb"><font id="ltdfb"></font></output></video>

<p id="ltdfb"></p>